長江商報 > 味千中國連遭重創市值縮至27億   門店半年僅增4家千店計劃擱淺

味千中國連遭重創市值縮至27億   門店半年僅增4家千店計劃擱淺

2019-12-30 07:28:42 來源:長江商報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 曹雪嬌

    先有“骨湯門”,又陷“貪腐門”,味千(中國)(00538.HK)接連遭受重創。這家由中國人創立的“日式拉面”品牌,在剛剛扭轉業績頹勢后,再遭信任危機。

    2010年,味千首次喊出“五年千店”口號,次年“骨湯門”爆發,受此影響,公司口碑崩盤,業績受到重創,幾經起伏。2018年,味千好不容易擺脫影響,凈利潤實現5.51億元,超越2010年。

    然而,2018年底,卻又曝出首席財務官劉家豪挪用公司資金一事,味千又陷入“貪腐門”風波。之后,公司股價持續下跌至歷史最低2.22港元,截至12月27日收盤,市值僅剩30.13億港元(合約人民幣27.08億元)。

    12月19日,味千中國發布公告稱,劉家豪挪用公司資金的事件有了新進展。截至12月16日,公司已追回2901.99萬港元(合約人民幣2607.79萬元),至此,劉家豪挪用資金數額增至近3000萬港元。

    今年上半年,受上述事件影響,味千中國凈利潤下滑近三成。此前,2015年,味千主席兼行政總裁潘慰高調重啟“五年千店”計劃,然而如今五年之約將至,味千門店數量僅770家,較上年僅增4家,千店計劃恐難完成。

    業績下滑千店計劃或難完成

    才擺脫“骨湯門”的影響,又陷入“貪腐門”,味千中國在市場擴張上似乎總是不順。

    2018年底,味千中國爆出首席財務官劉家豪挪用公司資金179.50萬港元,此事一出,味千中國的股價在1月4日跌到歷史最低2.22港元,比起2011年的14港元的高點,已經不足六分之一。截至12月27日收盤,味千拉面的市值僅剩30.13億港元(合約人民幣27.08億元),與高光時的百億市值也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2010年,已經擁有508家門店的味千首次喊出“五年千店”口號。次年,便被曝出拉面骨湯并非熬制,而是由濃縮液勾兌而成,陷入“骨湯門”事件。受此影響,味千口碑崩盤,業績也遭受重創。之后幾年,味千的業績都在微增和下滑之間反復。門店增長也幾乎陷入停滯,2011年,公司已經擁有660多家門店,但是到了2014年,味千的門店數量僅669間。

    直到2018年,味千中國才扭轉業績頹勢,實現凈利潤5.51億元,同比上升213.2%,超越2010年。不過,業績剛有起勢,又爆發“貪腐門”,今年上半年,公司業績再一次陷入下滑,凈利潤實現8658.20萬元,同比下滑近三成。

    12月19日,味千中國發布公告稱,首席財務官劉家豪挪用公司資金的事情有了新進展。此前,4月23日,味千中國公告確定劉家豪累計挪用公司資金2591.60萬港元。此次更新事件進展,劉家豪挪用的資金數額再次刷新。截至12月16日,公司已經追回2901.99萬港元(合約人民幣2607.79萬元)。

    不過一年時間,劉家豪挪用資金的金額屢屢增加,不得不讓人質疑劉家豪挪用的資金具體數額到底是多少?三番五次更改是否公司有意為之?截至目前還剩余多少未被追回?長江商報記者就相關問題向味千(中國)發去采訪函,截至發稿,未收到相關回復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受業績下滑影響,味千中國千店計劃或再受阻礙。

    2015年,味千主席兼行政總裁潘慰曾在新聞發布會上高調宣布,2015年公司計劃全國新開店70家,計劃在中國用5年時間實現1000家店面的目標。

    如今,第二個五年之約將至,味千距離“千店”仍有很大差距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味千中國共擁有770家門店,較2018年的766家僅增加4家,較9年前首次提出“千店計劃”增加了264家,較8年前“骨湯門”爆發增加不過100家。在增速放緩、業績下滑的情況下,味千的千店計劃恐難完成。

    同店銷售收入起伏不定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味千中國陷入門店增多營業額下降的怪圈。2018年味千中國實現營業額23.78億元,2015年,擁有673家門店的味千營業額為25.45億元。這或是其單店收入與翻臺率下滑所致。

    2011年上半年,尚未受到“骨湯門”影響的味千中國,在中國內地市場的餐臺周轉次數為5.2,受到影響后,全年下滑至4.0,之后多年穩定在3.4,再未有所上升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同店銷售也連續多年起伏不定。2015年至今年上半年,味千中國在內地市場的單店銷售漲幅分別是-7.5%、-8.1%、2.2%、-2.6%和5.4%,除2017年和今年上半年有所增長外,其余幾年單店營收都在減少。

    在此情況下,味千中國試圖通過提價來改善業績表現。2015年,到店均開支為46.7元,今年上半年,味千中國的到店人均開支已經增加到53.8元。但沒有產品支撐,僅僅依靠提價來改善業績最終只能被消費者拋棄。

    上周末,長江商報記者來到味千拉面群光廣場店,晚間6點,正值就餐高峰期,然而,近30桌的門店僅有5桌客人就餐。除了廚房中負責做菜的服務人員外,只能看到2名服務人員在店內服務顧客。

    此外,店內菜單顯示,最便宜的大盛菌菇蔬菜拉面36元一份,最貴的味千一本豬軟骨拉面49元一份。與其定位相似的和府撈面店,一份草本豬軟骨拉面定價為38元。

    一位就餐的消費者也對記者表示:“已經一年多沒有過來吃,看到菜單感覺好像比以前貴了。”

    有業內人士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,味千中國目前的經營困境一方面來源于品牌老化,產品未能及時創新,另一方面,也與其擴張和定位不相符有關。

    想要走出小資的品牌定位,卻又想要沙縣小吃的擴張力度,味千中國的定位與擴張的矛盾,也成為其發展的一大阻礙。

    武漢群光廣場7樓的味千拉面,晚飯高峰期消費者寥寥。 長江商報記者曹雪嬌 攝
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25选5走势图2010201